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老娘不才

老娘不才的全部作品集

‍‌淫‎‌‎贱‌‍空姐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‍‎‌‌现‌‌‎‎代‌‎ / ‎‌‍‌‍高‌‍‌‎H‎‌‎‌‍ / ‍‌正‌‍‍剧‎‎‌‌‍ / ‎‌美‍‌‍‌人‎‎受‍‎ / ‎‌‎腹‎‍‌‍黑‍‌攻
空姐这个职业在一般人眼中是个很好的工作,但伴随着各种工作压力空姐的私生活是很不规律的,尤其性生活是常人无法想象的‍‍‎‎‌淫‌‎‍‌乱‎‍,而且由于上班都要穿着高跟鞋,在机舱里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,所以各个空姐的脚是臭得不得了,但是对于那些喜欢闻脚‍‎‌舔‍‎脚‎‍‍‎的男人来说那可都是极品啊,而这个蓝天航空公司里就是以汇集了众多淫脚骚妇出名的,这全是因蓝天航的老总孙雨就是个恋足狂,美女的秀足,妖媚的臭淫脚,形状秀美的嫩脚趾,涂着各色晶莹润泽的指甲油,他是喜欢的不得了,以下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蓝天航空公司里这些‌‍‎‎‍淫‍‎‎‌‌荡‌‎‎‌‍美脚空姐身上的‍‍‎‎‌淫‌‎‍‌乱‎‍记录。

极品家丁邪传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‎‎同‌‎‌人‌‎‌‍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‎‎‌‍古‎‍‌‌‍代‍‌‎ / 中H / 搞笑 / 穿越 / 重生
每个人都有私心,在爱情面前每个人表现的是千姿百态。更多
宁雨昔的私心就是高酋。
宁雨昔自打跟高酋有了‎‍奸‍‎‌情‌‎‍‍‌一来,一发不可收拾。纵情花丛许久的高酋是
抓住了宁雨昔的心理,把她吃的牢牢的。
宁雨昔宁仙子,林三的神仙姐姐。在跌落凡尘委身林三之前,是何等的冰清
玉洁、高傲、神圣不可侵犯。万万没想到,打破她最后一层坚冰的人却不是林三,
而是高酋。宁仙子常年清心寡欲、修身养性,实际是把人的本性中的人性压
抑在心中最深处,不想被林三坏坏的样子一点点的诱发了出来,不能自已。然而
想要破冰却少了一味药引子,高酋说巧不巧的成了这一味关键的引子,彻彻
底底的将仙子打落凡尘。

暧昧又纯情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‍‎‌‌现‌‌‎‎代‌‎ / 微H / ‍‌正‌‍‍剧‎‎‌‌‍ / ‎‌美‍‌‍‌人‎‎受‍‎ / 弱攻强受
十一月的海城,天色黑得很早。慕烟刚从车库驶出来,就接到了慕泽的电话。
“今晚回来吗?”听筒里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。
“不了,有点事。”慕烟打着方向盘,没有半点犹豫地挂断电话。
“你最近,在忙——什么......”话音未落,就传来了忙音。
电话那头的男人握紧了手机,锋利的眉眼紧蹙着,眼底漆黑一片。
车一路开到十字路口,紫蓝色的暮空之下,是行色匆匆的车流与行人,等待红绿灯的间隙,慕烟的思绪却跟着外面的街灯摇晃起来。
她今天又拒绝了慕泽,这个月第四次。
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,心不在焉好几天,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。
即使昨天慕泽如何在床上取悦她,她也觉得索然无味。
好像知道黎湛回国的那天起,她就被一阵巨大的虚无包裹,如同无法落定的尘埃。

最牛学生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‍‎‌‌现‌‌‎‎代‌‎ / ‎‌‍‌‍高‌‍‌‎H‎‌‎‌‍ / ‍‌正‌‍‍剧‎‎‌‌‍ / ‎‌‎腹‎‍‌‍黑‍‌攻 / 校园
我叫丁淑仪,是一名高中英语老师。
晚上下班回来,回到卧室换衣服的时候,我发现原本关着的门,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一条缝隙。
一道人影在门缝中若隐若现,让我微微心惊。
丈夫在外出差,还没回来。
家里除了我,只有闺蜜的儿子峰峰。
峰峰今年十八,正在读高二。
他父母半年前去国外做生意,就把峰峰寄养在我家,让我好好照顾。
此时对于他的偷窥,我心里虽然有些不悦,但还是装作什么也没发生,继续换衣服。
毕竟他这个年纪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,对女人的身体难免好奇,我能理解。
而且峰峰平时乖巧懂事,学习成绩又好,就当是对他的一种奖励吧。
这样想着,我已经把外面的衬衫脱了下来,上身只剩一件肉色的雷丝边文胸。
我的双手放在小腹上轻轻抚镆着,尽管已经三十多岁的人了,但我的小腹依旧平坦而结实。
随后,我弯腰脱下裙子。
我下身是一条黑色雷丝边镂空小裤裤,腿上一双肉色长筒‎‍‍‎‌丝‎‍‌‍袜‍‌‎‌,包裹着两条圆润光滑的大长腿。
做这些动作的时候,我心里除了紧张,不知道为什么,隐隐还感到一种被偷窥的刺激感。
或许是好久没跟丈夫过夫妻生活了吧,身体居然开始莫名的有点燥热。
鬼使神差地,我将腰弯的更低了,曲起一条腿,让自己浑圆丰满的臀部朝着门口的方向高高翘起。
这时,我几乎听到门外峰峰咽口水的声音。
嗯,好羞耻……
我咬了咬红唇,把文胸也退了下来,扔在床上。
失去束缚之后,两团羊脂玉兔一下子跳了出来。
我的胸很大,而且丝毫没有下垂,跟同龄女人相比,我是非常有自信的。
我忍不住伸出双手托了托,一想到外面峰峰还在偷窥,便臊的脸色通红。
行了,差不多了。
我不好意思再继续下去,赶紧换上一条保守的睡裙,再把‎‍‍‎‌丝‎‍‌‍袜‍‌‎‌脱下来。
感到门外的身影微微一晃,消失了,我马上坐到床边,松了口气。
吃晚饭的时候,峰峰就坐在我对面,埋头扒着碗里的饭。
像是做贼心虚一般,根本不敢抬头看我一眼。
我觉得有点好笑,说了一声:“吃慢点,没人跟你抢。”
峰峰几口吃完就放下碗筷道:“丁阿姨,我回房间做作业了。”
“去吧。”
看他眉清目秀,稚气未脱的脸颊,我不由想起刚才被他偷窥的场景,脸色微微一红。
随后,我洗了把澡,回到自己的卧室。
刚拿起手机,就看到QQ上有人发来消息,是一个昵称叫“长歌。”的人。
“老婆,在吗?”
“你都想死你了,你咋一直不理我。”
他是我的网友,今年33,是哈市人。
我们经常在网上互诉衷肠,释放生活和工作压力。
一来二去,关系就亲密了。
因为我在深正,两人隔着十万八千里,所以我很放心在网上跟他暧昧。
“在的。”我笑着回复,“没办法,我老公在家,我不方便上QQ。”
“那他现在出差了是不是。”
“你真聪明。”
“老婆,我做梦梦到你了,穿着超短裙,里面还没穿内内,好臊啊!”
“你胡说什么呢。”
长歌最近聊天越来越露骨了,我心里并不反感,反而觉得有点刺激。
“要不咱们玩个游戏吧。你明天上班按照我说的穿,衬衫配超短裙,别穿内内和‎‍‍‎‌丝‎‍‌‍袜‍‌‎‌了。如果能坚持一天,我就送你个礼物好不好。”

羞辱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‍‎‌‌现‌‌‎‎代‌‎ / 微H / ‍‌正‌‍‍剧‎‎‌‌‍ / 美攻强受 / H有
姜南怎么也没想到。
她父亲居然要把她卖去做乳娘。
未经生育的身体硬生生的被催熟,落下了奇怪的毛病。
白天做保姆,晚上做姆妈。
亲戚朋友瞧不起她,同事仇敌轻贱她。
就连被她伺候的大少爷,也三天两头的撵她走。
好!走就走!老娘不伺候了!
姜南忍无可忍,终于找到了治病的方子,潇洒离开。
大少爷却后悔了,俯首拦住她。

致命恋人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‍‎‌‌现‌‌‎‎代‌‎ / 微H / ‍‌正‌‍‍剧‎‎‌‌‍ / 弱攻强受 / 女强
陆盈双是被一阵剧烈的震荡惊醒的。
她还以为自己是宿醉睡过了头,又或者是加班过度晕倒在了工位上,强压着脑仁的剧痛缓缓睁开眼。身下是柔软的床铺,天花板很矮,矮到低于了国家法定的建筑标准。窗户小小的,而且明显不是家里的样式,倒像是绿皮火车上才会有的那种老式窗户。
陆盈双试图爬起来,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脚都不听使唤,被麻绳牢牢地绑在了一起。不仅如此,脸颊传来的酸痛和嘴里粗糙的布料都提醒着她:她的嘴也被堵住了。
她挣扎着挪动了身子,想要弄明白自己的处境。又是一阵剧烈的震荡传来,伴随着“哗啦”的水声。陆盈双抬眼看去,老式窗户上被泼了一盆水一样,留下了不太明显的水渍。

媚他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架空 / 微H / ‍‌正‌‍‍剧‎‎‌‌‍ / H有 / 美攻强受
又到了戌时。
江念芙到嫡母的院子,脱光了衣服,泡药浴。
一连泡了几日,滚热的牛乳浇了下来时,她没忍住嘤咛。
“忍着点,还没被男人碰呢!浪什么浪!”周妈妈板着脸训斥,又舀了一大瓢牛乳,浇在江念芙雪白的肩。
江念芙红着脸忍受,唇瓣抿着,没再溢出半点声。
周妈妈的脸色缓和了点,言语敲打她:“这药浴用的都是西域来的特殊药材,少女泡了不光身体敏感,最大的好处就是涨该涨的地方,能让男人欲罢不能,三娘子可别辜负了大夫人的良苦用心。”
“嗯。”江念芙的手指紧紧的扣住木桶边缘,任由周妈妈将滚烫的牛乳浇淋在自己的身子上。
又捱了半时辰,才得以出浴。
她原先的身段就不俗,瘦归瘦,该长肉的地方,却半点没缺,经过几日的药浴,身前两团沉甸甸的软肉,让周妈妈这等有过身孕的妇人,都自愧不如。
活该伺候男人的!
周妈妈眼里流出几分轻蔑,皮笑肉不笑:“三小姐这豆汁切记辰时排出,这样主子爷才能喝到新鲜的。”
江念芙脸色微红,低眉顺眼地应了声:“是。”
粉红色的肚兜被周妈妈撩起,高耸的本钱就这样露在人前。
周妈妈肃着一张脸,伸出手挤了挤,直到排出白色的豆汁。
空气中一股奶香味。
周妈妈看江念芙不免顺眼了几分,这妮子身体简直天生尤物,提点她:“大姑爷还俗归京有两年了,还没有跟大小姐同房。你要是能引大姑爷破了戒,怀上孩子,帮大小姐巩固地位,日后就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,如若不能,就寻个几十岁的鮻夫嫁出去磋磨致死。”
最后的几句话说得尤其重口。
“谢周妈妈教诲。”江念芙还是那副没脾气的样子。
江家主母并非善茬,她眼睁睁看着几个庶姐被嫁人后,被磋磨得不‎‌‍‍‎成‌‌‎‍‍人‍‎形。
与其坐以待毙,倒不如拼一把!
勾引男人,就得豁的出去!
又泡了几日的药浴,江念芙在几个庶姊庶妹嫉妒的红眼里,被一顶小轿送去了镇国公府。
摇摇晃晃的轿子落地,她起身从轿子出来,刚迈出脚,就听见一声惨叫。
“啊!”
比夜半发情的野猫还凄厉。
江念芙惊了一跳,定睛一看,竟是嫡姐的陪嫁丫鬟春二!
如今衣衫不整的被人丢了出来,还在地上滚了几圈,然后哇的吐了口鲜血。
而吩咐小厮将春二丢出来的嬷嬷,站在国公府的台阶,冲春二横眉怒眼的啐骂:“下贱的东西,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?谁给你的胆子,用那些腌臜的玩意儿祸害世子?要是世子的身子出了什么岔子,几个脑袋都不够你掉的!”
“嬷……饶命……饶……”春二喉咙里咕噜噜冒着鲜血,连话都说不清楚,手指在地上抓出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。
青天白日,江念芙吓出一身冷汗。
传闻大姐夫佛子善心,可她还没进府就撞见如此血腥的一幕!
嬷嬷此时注意到了江念芙,目光犀利地将她打量了一遍,冷着脸问:“你就是江三娘子?”
挑庶妹给丈夫做填房的事儿,嫡姐没有明说,但所有人心里都门清儿。
国公府的老夫人也担心宝贝孙子真的看破红尘,所以默许了此事。
左右不过是添个通房。
说出去,众人还得夸嫡姐一声贤良。
江念芙欠了欠身:“是。”
嬷嬷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:“来的正好,将她送到世子的房中。”
江念芙心里一咯噔。
什么情况?
不该先去拜见老夫人?
而且现在还是白天,直接侍寝?
她沉住气,跟着嬷嬷来到世子的海晏堂。
江念芙看着眼前紧闭的雕花楠木门,胸口突然一凉。
刘嬷嬷直接扯开了她的衣裳。
天气炎热,江念芙穿得本就轻薄,被刘嬷嬷一扯,里面两坨白面团似的软肉差点蹦了出来。
刘嬷嬷满意的收手:“进去吧。”
江念芙一想到要以这副样子见自己的姐夫,耳根发烫地推开门,横隔在视线中间的是一扇刺着万佛朝宗的屏风,华丽而神秘。
“噔、噔、噔……”
而屏风后,不断传来急促的木鱼声,越来越快、越来越响。
无端的令人烦躁起来。
江念芙不禁有些奇怪,硬着头皮往里走,便看到案几正上方的那尊金光璀璨的释迦摩尼佛像,下方则摆放着一张蒲团,而身着绣满梵文的白色法袍男人正坐在上面。
他背对着江念芙,鸦发披散,看不见相貌。
只听见他敲出的一下又一下木鱼声,口中念着江念芙听不懂的梵语。
除了他,屋里再没有其他人。
这男人就是她的姐夫,国公世子沈修筠!
江念芙又往前走了一步,还没有落地——“滚!”
男人猛然回头,绯如赤豆的薄唇之中冷冷的吐出一个滚字,又低又哑。
而她也得以看清了姐夫的真容,皮肤白过纸宣,衬得长发如墨,眉眼沉黑,斜长又上挑的丹凤眼眼尾要命地缀了一颗红色的小痣,使得男人清冷如孤月的气质里,多出一股欲孽纠缠,不死不休。
江念芙咽了咽口水,但很快,她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她的鼻子灵,竟在满室檀香里闻见了一股未消弭的欢情散!
江念芙瞬间明白过来。
春二可真够大胆的!
敢给沈修筠下药!
若是下药能解决问题,嫡姐还犯得着费劲巴拉让嫡母往府里送庶女?
江念芙虽然被沈修筠的美色勾得心尖轻颤,可意识到他被下了欢情散后,她开始慌了。
不知道春二到底给他下了多少欢情散!
连檀香都盖不住!
今日她怕是要被男人弄死在佛祖的眼皮底下了!

最牛学生续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‍‎‌‌现‌‌‎‎代‌‎ / 中H / 搞笑 / 美攻强受 / ‎‌‎腹‎‍‌‍黑‍‌攻
峰峰的小手在我的皮股上恶作剧地拍了一下,“啪”的一声轻响。
“你再这样,我走了。”
我半怒半嗔地说,瞪了他一眼,赶紧走开几步,把裙子放了下来。
没一会,孟宇就从卫生间出来了。
“没事吧?快把汤喝了,都凉了。”
我把手搭在孟宇的肩膀上询问道,一边心虚地朝峰峰看了一眼,只见他吐了吐舌尖,露出了一丝坏笑。
孟宇摇了摇头,回到自己的床边坐下,拿起饭盒咕嘟咕嘟几口把炖汤喝完了。
徐大庆这时候也回到了病房,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名穿着浅蓝色制服的女子,大概三十岁出头。
“这是孩子的阿姨,姓丁,你可以叫她丁姐。”
徐大庆朝我比划了一下,然后又对我说:
“这是小丁,医院的陪护,从事护理工作十年,工作经验很丰富。
“我们相互打了招呼,小丁就离开了,说晚些时候我离开之后她就过来全程陪护。
“孩子们吃完饭了吧。”
徐大庆走到峰峰的床边,简单地做了检查,然后又替孟宇也检查了一下。
“我把饭盒洗一下,徐哥,你先坐会。”
我把两个饭盒收拾好拿到卫生间去洗,边洗边探着头问:
“你的事忙完了吗?”
“预算搞定了,哎,这方茜的电话打不通啊。”
徐大庆低头看着手里的手机,重新拨了一次,没几秒又放了下来。
“哦,可能农村信号不好吧。”
我心虚地回答,这个方茜,每次替她打掩护我都有种犯罪的感觉,还提心吊胆的,加上徐大庆今天为峰峰他们的事情也忙了大半天了,我心中更是满怀歉意。
“你找她有事。”
我把洗干净的饭盒递给他。
“没事,晚点再打吧。”
徐大庆接过饭盒的时候在我手上握了好一会,我紧张地看了看旁边的峰峰和孟宇,从他们的角度是看不到徐大庆的小动作的,这会他们也在聊什么动画片的角色,聊得正起劲。
“你也在医院忙了一整天了,还不赶紧回家去休息。”
我从徐大庆身边走开,坐在了峰峰床尾。
“过一会就回去,家里没人,回去也是对着空屋。”
徐大庆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。

龙女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‌‎‎‍原‌‍‎创‎‎‌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‎‎‌‍古‎‍‌‌‍代‍‌‎ / 中H / ‍‌正‌‍‍剧‎‎‌‌‍ / ‎‍‎玄‎‌‍幻‌‍ / ‎‍‎玄‎‌‍幻‌‍
醉生江湖逐风流
梦死荒野伴古丘
常言三杯通大道
彻悟斗酒游九幽
“喂喂喂,小酒鬼,你又是酒足饭饱,睡也睡够了是不是?老调儿又馊起来了!”
“老酒鬼,你是冤魂不散,怎么又找来了,从咸阳来?这是什么时候了?”
“小酒鬼,你一天到晚就是睡。除了喝酒找娘们就是睡大觉;不错,咸阳离古葬岗不到二十里,我要来就来,那不是一举足之劳而已!”
“一定又有什么新鲜事儿了?”
“不错!天下最强的牛鬼蛇神到了五、六个,二三流的数也数不清。”
“为了什么?”
“不知道,四面八方来的家伙,一个个似都怀着神秘的心情,我也懒得去摸清。”
“哈!一定有冲突罗!”
“嘿嘿,小鬼,何止是一点冲突,你三番四次想动歪脑筋的那位带刺的‌‎‍‌‎美‌‎人‎‍‍儿,她也杀了四、五个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那些不长眼睛的家伙,当然是手不老实、嘴巴不干净罗!”
“那活该!”
“我也是这样说,连你‘小太阳’她都视如无睹,那五个自认风流潇洒的家伙真是找死路!对了,小酒鬼,你生来才貌无双,为什么不修边幅?衣服虽然整齐,可是满身酒气,一嘴胡子,发也不理,要是打扮打扮,我包你,她会给你好脸色看。”
“哈哈,我是学你呀!”
“啧啧!小子,我老人家这把年纪了,一生不近女色,你学我?得了吧,你是见色就动心啊!”
“噫!”
“什么?”
“有人来了!”
“嘻,女的两个!”
“老酒鬼,是狐仙莉莉和鬼仙灵灵。老酒鬼,你替我挡一挡,我走了!”
“嗨,小鬼,她们完全人化了,美得迷死人,这是你心目中的无上珍品,干嘛要我挡?她们一定是来找你的。”
“老酒鬼,她们不是人啊!”
“呸,她们已经是人体了,你有忌讳!说真的,她们已成正果,从不害人,对你又视同知己,你干嘛对她们轻视?对不起,我走了!”
小酒鬼被老酒鬼这一数落,他愣住了,等他发现连老酒鬼的影子都不见时,身前已经立着两个美得使人心跳的姑娘。
“小太阳!”一位穿红衣服的姑娘叫道!
“莉莉,你们为何不在坟内修炼?”
一位穿绿衣的姑娘发出磁性般声音道:“我们有麻烦了!”
“灵灵,凭你们两个的道行,有什么天大的麻烦摆不平?”
莉莉道:“小太阳,你听过蒙古道人没有?”
“我只知道蒙古大夫、蒙古喇嘛!”
“这也难怪,你是在陕西长大的,又从不曾踏出三百里外,告诉你,这个蒙古道人,他的法术和武功虽然高不可测,但我们并不怕。可是,他身上有面‘劫煞镜’,那正是我们的克星。”
“他找到你们古墓来了?”
“今天在古墓上四周走了几圈,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,如果是,那我们就逃不了啦!”
“放心,刚才老酒鬼来过,他说咸阳近日来了无数天下武林人,八成这里发现了什么神秘东西,那个蒙古道人绝对不是因为你们来的,如果真是找你们,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。”
二女娇声道:“谢谢你,小太阳!”
“别叫我小太阳,我不似酒鬼?叫我酒鬼好了,再不然就叫我本名‘东风’也可以。”
二女同声:“是,我们的东风公子!”
“好,你们先回去!”
“公子,别老在荒野露宿,我们知道你不怕猛兽不怕病,但一旦遇上坏人向你施暗算,哪怕你是大罗金仙也会有危险。”
“莉莉,你的意思,想要我去你们的古墓?”
“格格,公子,我们在古墓的布置,决不下于你睡过美女最好的闺房啊?”
“我倒是真想去你们最佳闺房,不过?……”
“公子,不过什么?”
“第一,我最好的是美酒,同时喝醉了,当心我会不择手段啊!灵灵,你们不怕毁掉古墓?”
“格格,公子,我们那里有十几种名酒,对于你的毛病嘛!”
“怎么样?”
“到时再说!”

西游记之云雨女儿国

‌‎言‎‎‍‌‍情‌‎‌ / 排行榜 完结

‍‎‎同‌‎‌人‌‎‌‍ / ‍‍男‎‌‎‍‌女‎‌‎ / 架空 / 中H / 搞笑 / ‎‍‎玄‎‌‍幻‌‍ / ‌‎奇‍‌‎幻‌‍‎‌‍
在虚无飘渺的异次元空间里,有一座金碧辉煌的神殿,这间独一无二的住所正是伟大的创世神所居住的,而此时的创世神殿里,却异常的热闹非凡,创世神父与其兄弟混沌神都在。
而这种热闹并不是有什么喜事在欢庆,却是我们伟大的创世神大人在大发雷庭,对象就是创世神座下的五大女神。
“美神,你告诉父神,是谁给你们五人如此大的胆子,说,是谁给的……”创世神那本俊雅的脸靥上怒气横生,大声的质问那跪在座下的五个美丽女人中的领头女子。
而那正跪着的五个艳丽绝伦的女人正是那被世人称为“五女神”的创世圣女,她们跟随创世神万年之久,一身神力除了创世神也是无人可比,当然还要除开那个创世神的大哥,混沌神。
领头的正是被称为万物之容的美神,一身动人的情态连坐在创世神身后的混沌神也羡慕不已,虽然他的女人连他自己也不一定能够数得清,但是这么旷古绝今的美丽女神,还是让人无法不去渴望的。
美神美祺一脸的伤痛,表情显得十分的悲愤,痛心,这本不是因为创世大人的责骂,而是她真正的发现了自己所犯下的大错,不可弥补的大错。
在美神的身后一至排开的四个女人此时此刻也是一脸的后悔,当初这件事也是她们一手簇拥而成的,当时的她们太过于好奇,才有今日的厄运,她们正是创世女神的其它四女,夺人眼目的艳丽愧美异彩纷飞,四个神女这时一起抬起了悲伤的脸庞,让整个创世大殿处在一种香艳春雨不绝的情潮中。
第一位正是被人称为“情爱之神”的爱蓉,她一脸的娇容,像极了一位情花未放的纯洁骨朵儿,但她眼中闪烁的那种成熟的动人风韵却是诱人心肺的,这已经生存了数万年之久的女神,即使外表看似少女,但怎么说也经历了无数的内蕴沉淀,把她们那经过无数次幻化的姿容衬托得格外的妩媚动人。
第二位此时都快要哭了,因为她是世人称为最慈悲的“生命女神”一听说众姐妹一时的好奇闯下大祸,要殃及数千万人的生命,她的心就在滴血,如果这一刻要是让她牺牲自己来换取那个大陆的子民,她也愿意,对生命的热爱,让她格外充满同情之心。